描写梅花的四字词语有多少(赞美红梅花的词语)

文|王圣博

春联是春节里一道独特的充满诗情画意的风景线,就像红色的浆果在凌晗傲然绽放,成为**春节文化的美丽象征。春联是春节的象征,是文化艺术与人们思想感情相结合的传统文化瑰宝。

每到春节,我都会想起往年家乡的春联,那种亲切、温暖、怀念的感觉会从心里涌出。

春节期间,家家户户都要在门上贴春联。小时候家乡卖的对联成品很少。每次春节前,人们都买了叫做“对联”的红纸,剪下来,请村里的“知识分子”写春联。虽然这个季节他们忙着写春联,但他们很高兴别人对他们的书法评价很高,谁要春联,他们都会来找谁。

年底到现在几年过去了。为了方便群众,村领导组织了村里几个书法好的人给每家每户写对联,大队给他们工分。村里支起了毛笔和墨水,腾出了放年假的学校教室,把课桌拼在一起做成写字桌,生了炉子给房子取暖,拉开了写对联的战斗。每天拿着大红对联写对联的人络绎不绝。

春联摊开在桌面上,写春联的人用笔蘸墨,就在对联上随意泼墨。他们各显其能。有的人文笔飞扬,有的人文笔苍劲有力,有的人文笔飘逸俊朗,有的人文笔工整婉约,不断引起围观者的啧啧称赞。过一会儿大家都会写一幅画,主人会卷好春联,心满意足地回家。

大多数人在30号早上贴春联,一些不耐烦的人在29号下午贴。家用面粉熬成糊状,大人在孩子的帮助下,把春联平正地贴在门上,同时在院墙、猪圈、粮库、水箱、衣柜上贴窄竖联。

红色的春联映衬着家家户户,给农户家庭增添了节日的喜庆气氛,全村沉浸在春联的火热海洋中。贴春联,孩子们零星放鞭炮的声音,家家户户煮肉煮鸡炒水果的香味,融合在一起,呈现出浓浓的年味,预示着又一个新年的到来。

大年初一的凌晨,喜气洋洋的人们穿上新衣,去西方拜年。各家带头用醒目的春联迎客。鲜红的纸张闪耀着喜庆的色彩,承载着精美的版式、精美的构思、优美的文字、真诚的祝福和愉悦的阅读。

春联含义广泛,色彩丰富。当年春联最常用的词是“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、长命百岁、国泰民安”、“家业兴旺”、“财源广进”,反映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一副对联透着主人的心情,淳朴的乡亲们把过去的丰收喜悦浓缩在春联里,把对来年的憧憬寄托在春联上。

春联最常见的是祝愿家庭平安、吉祥、繁荣,如:“万事如意、万事如意”、“富贵荣华、家庭兴旺、人民事业兴旺”、“向阳门第一春常在、庆有余”、“家庭事业一切顺利、财源滚滚来”。世俗的吉祥话,简**实的语言,充分展现。

春联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烘托春节的欢乐气氛,赞美和庆祝春节,如“鞭炮声辞旧岁,梅花点新春”,“龙虎跃进庆春节,鹦哥和严武共舞迎新年”,“春暖花开,万物复苏”,“春风welco

有的对联表达了主人应秉持的道德情操和治家理念,如“静以修身,俭以修身”,“修德,古今完善法”,“积德从实,谋福从俭”,“勤俭持家,礼多益”。

有许多嵌有数字的春联,对仗工整,令人钦佩,如“一元复元,万物更新”,”三个杨开泰,五福合并“和顺一门福,平安二字值千金”。一副春联写道,“一夜两年,夜夜两年”,有道理。

春联中有些人在对联中写有活力的动物或一些美丽的花朵。我很喜欢这些对联,比如“龙虎跃,鹦哥严武”,“龙凤舞地,燕语鹦哥,锦绣春光”。牛虎交替之年,有一副春联气势磅礴,是“金牛蹄尽辉,幼虎翼满风云”。

有一副春联,“梅花开五福,竹叶报三更”,用梅花和竹叶的形状来表达吉祥的祝愿。红梅有五片花瓣,故名“五”,象征长寿、吉祥、健康、友谊、吉祥的“五福”。绿色的竹叶有三片,所以“三”象征着“多福”、“多寿”、“多子”,反映了人们对“五福”、“三更”的渴望。还有一句春联说:“虎走雪中五梅花,鹤立霜田三竹叶。”对联中嵌有两种动植物,寓意梅花的形状像老虎在雪地里行走留下的脚印,竹叶的形状就像鹤立霜田留下的爪印,寓意梅花“五福”,竹叶“三更”,与“五福梅花开,竹叶三更”的对联不同。

春联的对联上写着六种花木名称,“松、竹、梅、杏三友寒,桃、梅、杏一家春暖”。春联的对联中,松树四季常青,竹子冬天不枯萎,梅花在寒冷中绽放。三种植物在冬季依然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,这是高尚人格的象征,也是忠诚友谊的隐喻。下方对联中的桃、梅、杏在早春相继绽放,有红、白、粉不同颜色,代表春天的来临。“一家春暖”比喻家庭和睦,家庭和睦团结,家业共振。

om/large/tos-cn-i-tjoges91tu/SvxAfCVHB3DJLE” referrerpolicy=”no-referrer” />

那些年,村里一些毛笔字写的好、又有点文才的老人,爱为自家写春联,挺有趣儿。

村里有位我叫大爷的六旬老人,他家每年的春联都是他写,几年中我曾留心看,发现他喜用古诗中的诗句写春联,记得他先后写过的春联有“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”“又是一年芳草绿,依然十里杏花红”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”“日出江花红似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。后来我猜测,老人总写古诗诗句春联,大概含有对人们炫耀他喜读诗书,腹有学问之意。

还有一位我叫三爷爷的七旬老人,他爱联系家事写自家春联。有一年他喜得幼孙,他亲撰的对联是“过大年敬天敬地,抱小孙贴心贴意”,透过联句,一位老年农民敬畏天地的虔诚、儿孙绕膝含饴弄孙的喜悦跃然纸上。第二年我看到他写的春联是“慈祥老人居宅北,乖巧小孙字溪南”,上联指他有个同族的九旬老叔居住在他家北边不远,下联说的是他为小孙子取的表字是“溪南”。可能老人撰联时仅仅追求对仗工整,其实细品起来此联真显得牵强、别扭,也无新意,远远不及前一年的春联。后来也并没听到他孙子叫“王溪南”,老人那样写,可能是他家北边不远有条小溪的缘故。

春联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,随着形势发展变化而变迁内容。我听父亲说,新**成立前后,出现频率高的春联有“跟着共产*,翻身求解放”、“翻身不忘共产*,幸福感谢毛主席”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那个特殊时期,大多数人家过年时贴的春联是伟人诗词中的诗句,如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”、“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”,还有“移风易俗,破旧立新”等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改革春风吹遍祖国大地,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土地分到各家各户耕种,极大调动了群众积极性,粮食大丰收,人民生活水平极大提高。于是,春节期间涌现出拥护改革,歌颂*的政策的春联,有年正月我在一个山村看到一户门上的春联是“分田到户就是好,又有粮来又有草”(“草”即烧火做饭的柴草燃料),看来春联是文化水平不高的主人自己撰写的,字体歪歪扭扭,内容土俗无艺术性可言,却充分展示出获得丰收的农民的喜悦、感激之情。

在我对春联的记忆中,还有几桩贴春联发生的趣事。

那些年,农村中大多上年纪的人文化水平甚低,有人甚至不识字;人们普遍不讲究贴对联的规则,因此贴春联发生差错出洋相的事儿并不少见,这类事现在想来有趣得令人发笑。

有年大年初一,我到本家一个我叫大爷爷的家去拜年,大爷爷无儿无女,与老伴相依为命,是村里“五保户”。在门口,我见他街门贴的春联是“接财接福接平安,红梅盛开迎春来”。我心中诧异,这不像是一幅联儿?难道是两幅对联贴得串混了?看到房门贴的联,果然不出我所料,是“鞭炮震响催腊去,迎喜迎春迎富贵”,大爷爷把两幅联的下联贴到了街门上,而把两张上联贴到了房门上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我对大爷爷说了春联贴混了,他苦笑下说:“我和你大奶奶都不认字,两个凑合贴上了,谁知稀里糊涂贴错了。”我说应该找人帮忙贴,大爷爷说,过年了,家家忙乎乎的,不想麻烦别人。

有年除夕中午,我看到我本家一个大伯正在贴街门的春联,他儿子即我堂哥在帮忙。一扇门上已贴好春联,写的是“万物自生大有年”,大伯手中拿着已刷好浆糊的春联,正准备往另一扇门上贴,我看到这张联上写的还是“万物自生大有年”,堂哥正满脸疑惑看着春联和大伯。我忙说:“大伯,怎么两扇门上贴的联儿一样?贴错了吧?”大伯急忙端祥贴好的联和手中的联,说:“可真是贴错了。”忙揭门上的联,被浆糊洇湿的联被揭破了。他急忙向正屋走,我也跟上,看到两扇房门上贴的一样的联,是“万物自生大有年”联儿的两张上联(因时隔六十年,我已忘了联句的内容),联儿已牢牢地黏在门板上,揭不下来了。大伯生气地看着堂哥,说:“我不识字,你也不识字吗?看你弟弟比你小两岁,人家能看出对错,你怎么就看不出来?”堂哥唯唯诺诺地说:“贴房门联时,我就看出两张联是一样的,想到是大人贴的,肯定没有错儿,就没告诉您。”堂哥脑子比较笨,反应迟钝,他虽然早我两年上学,由于学习不好,蹲了两级学,现在和我是三年级的同学。幸亏大伯家和我家剩有写对联的红纸,大伯找人重新写了春联。

由于旧时的书是竖排的,要从右侧读起,所以对联要从右向左书写。张贴春联要符合传统规则,上联要贴在人面对的右侧门上,下联则贴在左侧门上。而在农村人们贴春联,往往不讲究规则,有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贴春联还有讲究,不分青红皂白,贴上便罢。

春联从远古走来,如今依然熠熠生辉;那氤氲挥发着岁月沧桑、人间烟火气息的春联,如一抹绚丽火红的霞彩,永远飘荡闪耀在我的心中。

(以上插图照片由马素平拍摄提供)

壹点号海岛寻梦